您现在的位置:[首页]电商平台 > 客户动态 > 合肥电线电缆讯_也许本就是无用的东西

合肥电线电缆讯_也许本就是无用的东西

发布日期:2018-08-02 阅读次数:1015

随之年纪的增长,我日驱的想去阅读。然而这与我机器化的工作并无所用;早先的欲趣源于年轻人渴望的成熟,看事物希望透彻些。所以寻触的多是人性、读心术类的,许是没大的卵用;便又开始寻些实际点的,如何讲话及讨人喜欢自己的书。这些书的名字都很赤裸,直击我欲求之要害,让我曾误以为读后,可将事物摆弄于股掌。

  待我学以至用时,却显的手足无措。善于自我责问的人,于是没觉乎可能受了骗。再后来,受荷尔蒙的引渡,从了恋爱技巧的书,终是因人丑钱少的缘故,未得其精髓,以失败告了终。接着无所聊赖的择了众,降顺于我深感乏味的名著,以借读些经典学术之书,寻求些成就感。

  慢慢的开始对书中的故事有所感触,感悟颇多却言不出半句,总结起来也总结不出什么来。有一阵子,我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浪费时间,读的东西近乎于白读;直到某天,或者是某一分钟,也可能是某一秒,我意识到自己学会了“精神自慰”。

  何谓“精神自慰”呢,大抵是“精神”在没有任何的外力作用下,达到高潮了;本该是需要通过抗争和坚守才有的事儿,现在什么都不用做,也能自我满足了。颇类似于“阿Q精神”,但阿Q属于蛮缠类的,他不辱没先人,他从不说:韩信还受过跨下之辱呢。单是这一点,我才不全然讨厌他,因为他从来不干有文化的事儿。

  现在想来,我曾所望的成熟与圆滑的处事之态,似乎也不难,近乎于“退一步”“忍一时”就会有的事儿。难的是坚守那份耿直;比如这个时代的年轻人,接受了太多关于平等、自由的正面教育,因此做起事来就免不了让某些人看不惯,觉得轻狂。他们年轻,涉世不深,资历匮乏,呐喊起来怕是只会伤了嗓子;伤了嗓子是不大当紧的,也许养几天就好了。可偏有人讲这是情商低的表现,从心理上瓦解他们。然而某些人并不明白,“教育”是为了好的发展趋势,改变原有的不公无道。假如某些人把眼光屑微的放远一点,就不会讲出“我都受了、你们凭什么不受”的话来。

  想过许多,做过不少,终还是以失败告了终。时至现在,倒成了四不像;既不敢耿直,也不肯圆滑,更不敢去看透什么。如同一个挨打的人,既不还手,也绝不讨饶,就这么僵持着。这使我常联想到一条夹着尾巴的流浪狗,怯懦的在大街上躲让奔走。

  然而,在这不能开心的阶段;我遇见了一条狗,它对着我狂叫不止,惊吓之余,引出了过去的一段回忆……



  过去的村子普遍养狗;那时的傍晚,总能听到应接不暇的狗叫,由远至近或由近至远,挨家隔户的接递着。这使我即便一人站于黑蒙蒙的矮院里,也不会觉得害怕。有时,我还乐于坐在院子里的那块儿大岩石上,去推测引起狗叫的是何物何人,并根据叫声的远近,判断他们的位置和动向;不过多时都是茫然的,其因一只狗的叫声,太容易引得另一只狗无端的跟着瞎掺和了。

  一年又一年,随着矮院的逐渐高固,狗便少去许多,身影也小了一半。开始,我并不以为然,也许是因为学校越来越远,使我提前在其他地方先接受了这事儿,也许是因为学业越来越重,让我没时间去关心此事。反正,当我意识到它不存在时,它已经离开蛮久了。这时常给我带来一种错觉,即它是一瞬间消失的。

  而今,这村音已经不可寻了;但我脑海中还时常会闪现出,那时满天辰星下的狗叫声。



  一次;

  晚饭时,一串狗叫声突然在街道内响起,声音像一块块玻璃摔到地板上,颇为刺耳;愤然完狗嘴之后,我即有了新的看法。虽说这声音毁了记忆中的味道,但也正是这声音引出先前的记忆的。再者说,也未必就是狗嘴的原因。现在村子的构造整齐,水泥路修的笔直,楼房一栋连着一栋。可不知道怎么的,房子高了,以前本不觉得窄的路,看着就窄了,所见的天空都少了大半。尤其是较黑的夜,街道似火车隧道一般。正是这硬起来的环境,放大折射着狗的叫声,毁了记忆中的味道。让我不得不为之感叹,环境变了。脑海中却又浮出以前的画面,那空旷的土院子,满眼望不下的烟云。这份儿思绪,促使我点燃一支烟,再次将自己缭绕。

  工作以后,我便染上烟草,由此开始常到村中的小卖部买烟。通常是在晚饭后,顺带着散步,日子一晃,时间就这样固定了下来。

  晚饭后,照例出门向左,将至一户邻居的铁门前时,突然响起一阵碎铁的撞击声,接着从一旁的猪圈后面猛然窜出一条黑影。我先是被这未知的东西吓呆,又被它那震耳叫声吓了一跳;说是一跳,其实只是颤动一下,这么讲倒也不是夸张,只怪身体不够轻盈敏捷,不然定要如受了惊吓的猫一般跳开。所有的突然都发生在一瞬间,未等我做出逃跑的反应,那条狗就已经停住了。

  借助墙上白瓷砖反射的月光;闪现出一条向我跃起的狗,张着一口可以遮挡住它脑袋的狗嘴,用泛着月光的獠牙,恶狠狠的指着我。

  随后似弧形折回,在铁链的撞击声中反复向我扑来,伴随着一直未曾停歇的狗叫声,震的我头皮发麻。一条黑乎乎的缰绳始终在它身后跟着,它挣脱着,呼啸着,像在狂风中摇摆的晴天娃娃,不得自已。

  我避之不及的快速走过。走出去几户远的距离,它还在不停的叫着,叫声紧凑,连同起我的心跳。

  那铁门外拴定的狗,使我惊慌之余颇为纳闷儿,为什么将狗拴在大门外呢?甚感这是无用的事。但细想起来,方才似乎听到一阵鸭子的惊叫,像是从猪圈里传出来的。许是方才惊了一下没察觉,现在才回想起来。



  从此。那狗,使我晚饭后的散步精神了许多。质硬的铁链从未拴住过凶狠的狗叫声,每每惊起猪圈里响起一阵阵鸭子的叫声。如同大雨之后,起了性的蛤蟆,“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……”



  一月后的某一晚;我拿着一把松动的手电,将闪动的光圈打在路面上,跟着走着。在距离猪圈十米开外的地方,我照例紧张了起来。这时,突然从电线杆子后面探出两颗璀璨且银亮的眼睛,我随即将光圈打了上去,越发的使其明亮起来,晃的我看不到那双眼睛背后的任何东西。定住不过两秒,两颗银亮便消失了,接而映现出一条转身逃跑的狗。通过体型毛色,我断定它就是邻居门外的狗。

  它已拴定一个月之久,每次路过,都一如既往的扑叫。我虽已开始习惯了这样的存在,但如今没了链子拉扯住它,想到这里,脊背里吹出一阵寒气,冻的我惊慌失措,甚至让我有了转身的念头。在我犹豫未决时,狗已经跑到了家门前,站在原来拴定它的地方,浑然不动,显得很有力量,眼睛直盯盯的等待着我。

  此时,我希望手中能有一块热腾腾、香喷喷的卤肉。在得不偿失的心理下,迁就了它算了。可深感这是没道理的事,从什么时候竟然需要去讨好一条狗了?不行就绕路吧,但,从什么时候竟然需要去躲让一条狗了?它以为那是它的领地,可并不是啊!万一被它咬了怎么办?毕竟它只不过是一条狗。

  我挣扎着,思索着……突然发现自己已走近门前,原来我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止,只是慢了些。

  狗开始低沉的“哼哼……”起来,肩部的皮毛如同密布的细针,炸了起来。正如我所害怕的那样,它猛的狂叫起来,那高高耸起的尾巴,正预示着它即将扑咬过来……

  我企图转身逃跑,可经验证明,跑必定会引得它的追赶,激发它追捕猎物的本能。事实上,大型食肉动物极少会把敢于正面与它们抗争的动物视为主食,这是聪明的表现,因为偷袭、追捕式的猎杀的确降低了伤害存在的因素。一个只想着逃跑、不敢正面面对的动物群体,无论它再强壮,都会被藐视。据说动物还可以感觉到猎物的恐惧,越是害怕,它的攻击欲望就越强。

  它的那双狗眼又开始银亮,如同一个幽灵附体,既饱满又空洞,似乎将要照到我的心里。我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恐惧,希望不要被它那双银亮的狗眼照射到,可越是克制,却反而越发的害怕。

  它猛然向我扑咬过来,张开大口漏出凶狠的獠牙,似乎将会钳住所碰到的任何东西;吓得我顿时身体僵硬,不听使唤的呆立在原地。

  当它距离我不足一米时,便急忙向后猛退了几步。我还未有所反应,它便再一次的更加卖力的狂唤,并试图的再次向我扑来,但只是试图性的扑来。

  它身后的地上扔放着狗链子,狗链子的一端仍系在木桩上;手臂粗长的木棍,将一端削尖打进土里,顶部被砸裂,痕迹如同一朵压扁的菊花。

  狗始终与木桩保持着一链子的距离,仿佛还被链子拴着;失去了狗链子的拉扯,它再也无法向我扑跳,短小的四肢裸露无余。我的恐惧消去了大半,倘若没听过狗急跳墙这句俗语,怕是会全部消去。

  我慢走过去,刚背对着它时,它就不甘的扑咬过来。我定住,它便再次的退回木桩去,继续冲我叫唤。我又走,它便又追,反复如此。如同有一条无形的狗链子拉扯着它,始终与我保持着安全的距离。

  事态的变化,使我心中有了一丝喜悦,但同时还有些许的落寞;原来它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可怕,我的那些恐惧只不过是自己把自己看的过于重要了。狗依然叫唤着,却不再勇猛,它的退缩已经把它所树立的一切假象,都消毁了。直到我走远,它才停歇下来,远远的站着,看着我的背影,愣了一会儿,低下头嗅我走过的脚印。

  从小卖部回来时,它已不再叫唤的那么厉害了,只是象征性的叫唤两声。再一次嗅我走过去的印记。我暗暗的舒了一口气:咬人的狗不叫唤……



  没隔几日,它便不再理会我了。这许是和平,从狗失去狗链子的那天以后,我再没听到过猪圈里响起鸭子的惊叫声,可总觉得鸭子一直都在,从未离开过……



  后来,那条狗不见了踪影;只剩狗链子还扔在原地,一端拴在粗糙木桩上,另一端埋藏在散乱的链子下,寻不见。

  狗链子曾给予我安全感,也使我松懈。仔细打量,这狗链子颇为寒酸;整条狗链子由两种物质拼凑而成的,一半是锈迹斑斑的铁链,另一半是毛糙的麻绳,翘起的毛刺形同一条毛毛虫,被一坨硕大的死结连接起来。

  木桩旁干硬的土面上,稀疏的沾着狗毛。模糊可见狗爪子留下的道印,一横横一竖竖,如此的记录着狗曾与狗链子的抗争。

  狗链子无用的被扔于此,也许本就是无用的东西。



  我曾以为是狗链子拴住了疯狗,现在却觉得是它给了狗变疯的借口。

  我也需要一条狗链子,好让自己可以自以为是的活着。

  我羡慕那些,可以一直拥有狗链子的人。

  我怀念我那逝去已久的狗链子。



13956051951
个人微信,可加好友
合肥远东电线电缆孙经理

全国服务热线4000-522-555周一至周六8:30-18:00

地址:合肥市政务区天珑广场5号甲级写字楼1007-1008室

老张个人微信

老张原创分享

Copyright © 2018 版权所有:合肥司瓦图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
皖ICP备07007410号
司瓦图老张头像
司瓦图老张
老张自05年进入互联网行业,一直从事互联网平台开发行业,服务项目主要有:平台定制开发,电商平台开发,微信商城,微信小程序等。
司瓦图老张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