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[首页]电商平台 > 客户动态 > 这个冬天,也过得如此温暖

这个冬天,也过得如此温暖

发布日期:2018-08-01 阅读次数:1039

高中毕业并没有影视剧中撕心裂肺的疼痛,甚至平淡的不能在平淡。考试结束铃响,我们挥挥手就像平时放学一样,道声再见,原来真的,有些人,再也不见。幸而,陪着我的,有这么一个神奇的组织,我想,它始终是我心底温暖的存在。

细细想来,它的成立,本就是一个巧合。最初,我们本就觉得高中毕业大家需要形式感去庆祝的,你联系我,我叫上他,三三两两,走走留留,到了现在,剩下六人,成为亲人。

其实我们都没想到他能一直留到现在,成为其中每一个人心底特别的存在,但是现在,我们都无比期盼,他一直都在,十年,二十年,很多很多年。

那是一个有些燥热的午后,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。我们吃饭,看电影,然后去唱了夜场。我现在记不清我们吃的是什么,看的是哪部电影,又唱了些什么歌。再次回忆,脑中闪过的,只是大家有些生疏的动作,略显客套的互动以及稍微有些尴尬地气氛。小大鹏里的人,就这么有意的,无意的,随意的,刻意的,被凑到一起。

他就这么被保留了下来,渐渐地,录取通知书陆续发到大家的手里,我们又开始计划第二次轰轰烈烈的聚会,美其名曰送大鹏上大学。他是我们这里开学最早的一个人,那次聚会,我的印象中,大哥因为有事没有到场。我们延续了第一次的习惯,吃饭,看电影,唱夜场,哦,对了,五点多的时候,我们还站在城东的天桥上等待日出,虽然最后什么也没见等到。

后来呢?我们陆续进入大学,开始军训,开始上课,有人竞选班委,有人遇到女神,有人准备社团,有人参加比赛。总之,新鲜的大学生活令大家不亦乐乎,陌生而又好奇,很多不一样的我们被我们看见,了解。后来,我们的生活也是很苦逼:秘书部的班长弟弟忙着各种活动,操不尽的闲心,当然,留给他的,还有深夜吃不完的泡面以及怎么都开不了的电动三轮车;社会我同桌成功进入一个女生比例远大于男生的班级,屈总成了鲜有的男团支书,忙于各种应酬,弹吉他,南方姑娘;成功竞选团支书的还有我的表哥,不幸的她要学各种数学,遇到了一群“臭味相投”的室友,认了师傅,学了吉他,好不自在;可爱的大鹏翘课总被抓住,遇到了自己的女神,当然陪着他的还有一本又一本的工图册以及爱着他的舍友;帅气的大哥走到哪里都不乏女生喜欢,进了技术部,整天打篮球,好像成了他们班的体委,典型的别的班的男同学;而我呢,竞选团支书,认识新朋友,开始写代码,一直被他们爱着也一直爱着他们。

是的,我们彼此都爱的深沉。

故事接着发展,社会我屈总十九岁的生日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来了,那是国庆节的前一天,我们所有人都回来了,屈总要请我们吃饭。表哥和我在地铁站见到了等待我们很久的弟弟大鹏,一起前往热气腾腾的火锅店,屈总早已在那等候。鸳鸯锅冒着的热气不断上升,桌上的酸梅汤被倒入玻璃杯,书包被扔到一旁,我们围桌而坐,眼底尽是欣喜与激动,瞬间的沉默,胜过万千的语言。不过三秒,久别未见的激动被我们演绎得淋漓尽致,我只记着,屈总一次又一次的往我碗里放熟了的菜,大哥总能帮我满上刚刚喝光的酸梅汤,我总是低着头和表哥窃窃私语,说些只有我们俩知道的悄悄话,大鹏和弟弟喝着啤酒,互相吐槽着大学的不如意。

我们一次又一次的举杯,祝屈总生日快乐,惋惜逝去的高中岁月,感慨尚不习惯的大学生活。

久别重逢,总是分外激动,嘿嘿,多久呢,我们竟一月未见!照例的唱了夜场,吃了早点,然后各自回家,仿若约定俗成。

再后来,大鹏从北到南,跨越整个西安,弟弟屁颠屁颠地赶了过来,我们又吃了火锅,

我带着他们在我的学校晃晃悠悠,喝奶茶,也从未觉得黏黏腻腻的奶茶也如此津津有味。

平安夜我给他们都准备了平安果,除了遥远的大鹏和弟弟,大鹏知道后,专门打了一通电话向我诉说他的不满与气愤,言语之间尽是傲娇,还一再逼问我我们究竟有没有背着他聚会,在我的再三保证下,他才得以罢休。我当时就想,一米八几的小伙子,也太可爱了吧!也是一次偶然,大鹏突然过来,真的很突然,幸好那天下午大哥没有课。我记得,一直很喜欢导员的我,埋怨了很久为什么要上那下午的形策课,但是其实,上课时本来就应该的。那天我到表哥和他们学校的时候,天已经很黑了,很冷,傍晚的街道灯火通明,寒冷的天气冻不住沸腾的火锅,一串一串的木签,我想它们连起来总能扎醒课堂上昏睡的弟弟,而他的埋怨

与数落就像火锅底料一样,被沉到锅底,融化,使周围的温度迅速升腾,而随着它一起融化的,还有寒冬里我们五个的心。

小大鹏的关系太乱,我是所有人的嫂子,她是我的表哥,弟弟是所有人的弟弟,我的同桌是我的表弟,大哥又是大家的大哥,大鹏,他好像没有血缘关系啊,不管了,他是亲人。

写到这里我才发现,我似乎经常想像未来,小大鹏的未来。

是什么样子呢?

十年后,已经工作的我们,有人已婚有人单身乐得自在,好不容易抛开工作的我们聚在一起,喝酒吐槽着生活上的烦心事。大鹏抱怨这个图真难画,自己已经熬了好几个晚上了,弟弟说老板真难搞,图纸改了好几遍他还是不满意,我埋怨我已经为了一个代码愁了两天还是错误频出,表哥说自己的研究生终于读完了,她再也不想上学了,屈总拍拍自己的肚子,说最近又因为应酬喝了很多酒,怎么还瘦不下来,大哥在一旁笑着点点头,一副深沉老练的样子,偶尔说上几句他生活的不快。说到激动,再一起去唱个夜场,我想那个时候,我们肯定都熬不下来了。

二十年后,我们应该都结婚了吧,甚至应该都有孩子了吧。生活中琐碎的小事太多,太烦。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大家都空闲的时间。孩子去上学了,他/她也忙着自己的事,我们又聚在一起。那个时候,我们应该谈论着自己的家庭。他们会不会偶尔抱怨自己的妻子太啰嗦,却也一脸幸福,我跟表哥会不会吐槽自己的丈夫的某一个坏习惯,然后他们几个幸灾乐祸,说是他们的通病。我们或许说着说着又说到二十年前,我们唱夜场唱到起了生理反应,让他们也体验了一把怀孕的感觉,然后说自己老了,看着那些青葱的脸庞感慨时间真是不留情,带走太多东西。而不善煽情的我们,心里想的也许是,还好,不管时间这个顽皮的老头子带走了多少东西,幸好,他把你们留下了。

五十年后,我们该退休了吧。那个时候我们都成了老头老太太了,我还真想不到他们老了是什么样子。那个时候,搞不好我们人手一个保温杯,聚到一个广场里,不知道我跟表哥会不会去跳广场舞,他们几个催着我们赶紧跳完,出去吃饭。一桌老友,几瓶老酒,以前我们经历的可能都记不清了,说不来我们会感慨,一生中,有的人走有的人来,没想到一路陪我们到最后的是这几个老东西。我们扔下自己的老伴,瞒着长大了的孩子,六个老头老太太大老远的跑到了城东,再回味了一把我们的青春。那会,城东肯定更阔气了。

这些都是我脑海中出现过的画面,太理想了,太美好了,我真的不敢保证经历那么多的变故,重新结识那么多的新朋友,我们总会一如既往,每个人都不离开。人成长的道路太复杂,谁也预料不到会发生什么,能顾及的只有现在,我清楚地知道,我们每一个人,都把小大鹏放在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。这个位置的坐标是(特殊,温暖),无关爱情,无关利益,是友情,也是亲情。

而十八岁的我们,也都坚信着小大鹏会一直存在,温暖着每一个人的心。他没有那么隆重,甚至形式感也不是那么强。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断拥有着自己新的生活,可是它的存在,就是微信群里日常的闲聊,就是我们的新朋友都知道有个它,就是日后可能越来越少的见面,

它就那么安静的在那,永远不动,一直都在,在每一个人的心底,在每一个人的生活中,在我们六个人的人生长河中,无论存在长短,都安静有力、熠熠生辉。

总觉得自己太啰嗦,最初只不过想记录下这个温暖的存在,谁能料到越写越多。其实写下来的,哪里有我们经历的百分之一。因为有温暖的人,所以温暖的事太多。都说冬天要谈一场暖暖的恋爱,因为这个季节里,节日太多,天气太冷,他太美好。但是,平安夜我们互相准备了平安果,跨年夜吃了饭,一改往常逗比搞笑的风格互相都说了些很煽情的话,看着吧,情人节我们还是会打打闹闹的过去,春节,元宵节,我们一直都在。单身狗的我们,这个冬天,也过得如此温暖。



全国服务热线4000-522-555周一至周六8:30-18:00

地址:合肥市政务区天珑广场5号甲级写字楼1007-1008室

老张个人微信

老张原创分享

Copyright © 2018 版权所有:合肥司瓦图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
皖ICP备07007410号
司瓦图老张头像
司瓦图老张
老张自05年进入互联网行业,一直从事互联网平台开发行业,服务项目主要有:平台定制开发,电商平台开发,微信商城,微信小程序等。
司瓦图老张微信